一秒记住【瑞雅阁→看\书◇网 WwW.ydu8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你醒啦?”

    图柏还有些头晕, 撑着自己坐了起来,薄薄的眼皮抬起, 眼底还残留一丝尚未完全清醒的茫然, 神情却淡漠敏锐,像出鞘的剑刃沉默望着三丈之远的人。

    那个人坐在桌旁,手里忙活剥着什么,见他看过来,扬了扬头里的栗子, “饿了吧,福祥记的栗子,你再早醒一会儿就能吃到热的了。”

    图柏没说话,因为他的头还昏沉着, 对这个人完全没有印象。

    那人也不恼,笑呵呵抱着剥好的栗子屁颠屁颠坐到床边, 递过去, “吃点?”一副口气了然道, “老图啊,你又把我给忘了。”

    图柏手指一紧, 身体下意识绷了起来,微眯着眼,盯着他,似乎想通过他这几句话揣测出自己犯病前的蛛丝马迹, 但他什么都没想起来。

    杜云歪着脑袋, 啊了一声, 想起来什么,把栗子强行塞进他手里,跑到桌边又端过了一盘东西,图柏低头一看,是三个肥硕干净水灵的胡萝卜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总吃吧,好啦,别撑着了,你边吃我边说,省的等会小孙进来又说我饿着你了。”

    杜云往嘴里塞栗子,把脸颊撑的鼓鼓的,“这里是洛安城,我叫杜云,是这座城的老大,县太爷。你是图柏,在我手下当捕快,等会要进来个小孩,叫孙晓,也是捕快,还有你要是看见个总是黑着脸阴沉沉的,那是师爷,你和我们认识很多年了,关系很好,你那些秘密呀,不用藏着掖着,我们都知道了,你隔三差五犯病忘事的臭毛病我们也都习惯了,来,你快吃,每次你一醒就这么客气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图柏安静听着,垂眼看着手里的胡萝卜,听到杜云愈来愈贱的口气,忍不住伸脚踹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这人好吃懒做,敦实的很,被踹的晃都不晃一下,摸摸踹上的地方,咧嘴笑道,“啧,你倒是熟稔的很快啊,哎,兔子精,不露出兔牙啃胡萝卜了?别介,就你那软乎乎的样子,我们都看了不知道多少遍了,快变出原形啃你的胡萝卜吧。”

    图柏心底大概觉得这个人说的是事实,可有些地方又觉得有点奇怪,但也说不出哪里怪怪的,下意识顺着他的话,幻出原形,毛茸茸的小屁股坐在枕头上,两只小爪爪抱住胡萝卜准备开啃。

    一只手飞快按上他的脑袋,狠狠揉了几把,杜云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,哈哈乐道,“让你变你就变,老图你真乖啊。”

    图柏一愣,这才意识到他长得如此容易被撸毛,怎么可能经常变出原形在这贱人面前晃悠,让他揉搓自己。于是圆圆的眼睛一凛,顶着粉粉嫩嫩的长耳朵迸射出冷然的杀意。

    杜云一看不妙,连忙抱住栗子往屋外跑去,“啊,我帮你看看小孙跑哪里了,现在还不过来,噗哈哈,你先啃啊不用管我。对了,如果你不相信我说的话,枕头下面有你的莫忘书,你自己的笔迹还认得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欠踹的跑出去将屋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被揉的脑袋上的茸毛乱糟糟竖着,图柏发现自己竟然没一点要生气的意思,啃了几口清脆的胡萝卜裹腹,然后挪开小屁股伸出小爪子往枕头下一摸,抓出了一本边角泛黄的小书。

    看到这本小书,熟悉的感觉从他的爪尖流入胸口,他放下胡萝卜,翻开莫忘书,静静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杜云一口气跑出后院,端着栗子在原地站了一会儿,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不见了,他走到月牙水潭边上,游魂似的坐下来,出神的望着水潭对面幽静的竹林,心中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他就这么发了一会呆,然后揉了揉自己的脸,喃喃自我安慰,“没事,他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竹林晃动,师爷负手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杜云垂着眼看着自己的手,“你明明也不同意,为什么会答应我这么做?”

    师爷在十步之远的地方停住,“总要有人和你一起承担后果。”

    杜云眨眨眼,眼里浮现几分暖色。

    “况且,我也想知道山月禅师如果知道老图已经将他忘了,会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会为他还俗归家,还是顺水推舟继续念自己的禅。

    莫忘书里记下的和杜云说的几乎没差,图柏合上书,趴在上面,把两只小爪爪垫在下巴下面,撑着自己粉嫩的兔脑袋发呆。

    他是洛安城的捕快,兼职做点杀手的职业给杜云这个穷酸的衙门贴补,并且身份早就暴露给他们三个人了,没什么还要藏着的地方。

    图柏目光空落落的,明明他的记忆一目了然,转眼回看,顿时就能从头看到尾,可他的眼里却复杂深沉,好像藏着一池湖水,表面平静,水下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他的眼里藏了什么,连他都不明白,他那点寸土寸金的记忆也潜不进自己的心湖。

    杜云去而又返,带着孙晓和师爷进了屋,三个人拉个凳子排排坐到床前,咋咋呼呼一通问候。

    图柏被吵的头疼,却忍着,在他们说完后给了个懒散的笑容,撸了把自己的长耳朵,化出人形靠到床头。

    “明天我想出去转转,但我估计不认路了。”

    孙晓立刻自告奋勇,“我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杜云拍着身上的栗子渣,“去吧,转转可以,别乱花钱,你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,估计自己存的钱都不知道藏哪里了吧,哎,不如这样吧,你以后都把钱给本大人,本大人给你存着,省着以后你以犯病就记不住。”

    杜大人有很多张脸,一提钱就猥琐的不行,跟诱惑小白兔的大尾巴狼似的。

    唔,还真是骗小白兔。

    图柏嫌弃瞥他一眼,脑子一抽,忽然道,“我给我媳妇。”

    杜云脸上的笑容一僵,脊背下意识绷起来,一时竟没接上他这句话,不知是贱人沟里翻了船,还是心里发虚。

    孙晓唯唯诺诺道,“图哥你——”

    幸好师爷冷静,站在一旁凉凉道,“现找一个吗。”

    图柏一弯唇,笑了笑没说话。

    四人闲扯了一会儿,各自散去回屋睡了。

    夜里,孙晓从被窝爬起来起夜,裹着衣裳哆哆嗦嗦从茅房出来,撒丫子往屋里钻,刚摸上门,忽听身后传来细微的声音,他被吓得僵住,还当是遇见了鬼,兢兢战战一回头,看见回廊的另一头有人背对竹林面向月牙潭站着。

    那人长身玉立,背影飒爽,十分好认。

    孙晓把衣裳穿好,走过去,小心翼翼叫,“图哥?”

    图柏转身,“嗯,我吵到你了?”

    孙晓挠挠头,“没,我起夜,你一夜没睡吗?”

    纵然洛安城的冬天不算寒凛,但大半夜也有寒气直往裤腿钻,能给人冷的哆嗦。

    图柏肩上落了层寒霜,可见他站了有一会儿,一把将孙晓拉过来,像过去一样伸手揉乱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不管图大爷犯过几回病,手贱的毛病依旧不改。

    孙晓被他揉出了习惯,乖乖任由他蹂|躏。

    图柏,“前两天睡多了,现在睡不着,出来转转,熟悉下。”他把目光落到月牙潭里,天上颤动的寒星跌落潭面,和碗莲细嫩的小芽构成了一副璀璨的星图,“这是你种的吧。”

    孙晓惊讶,“你想起来了?”

    图柏勾着他的脖子坐到谭边砌成的石头台子上,“没有,只是感觉,虽然记不起来,但感觉和习惯总不会错。”

    孙晓懵懂哦了一声,想起被他们抹去的那个人,心里一紧,就想问问他,那山月禅师他还记不记得了,但看着图哥的侧脸,最终没问出来。

    图柏一推他,“回屋睡吧,天亮我们出去逛街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图柏顿了下,弯唇笑,“我也又困了,再去睡会儿。”

    多看了眼月牙潭,各自回屋了。

    烛光散发着橘黄色的光晕,给屋中填了几分暖意,图柏躺在床上,却没一点睡意,愣愣望着纱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他那点贫瘠的过去实在没什么可深究的,但不知为何总有种空落落闷在他的骨子里,从骨头缝隙往外散发着难以忍受的落寞。

    是那种说不能向人说道、无法言喻的落寞和难受。

    图柏幻出原型,慢吞吞将自己埋进被窝里。

    第二天,图柏和孙晓从杜云身上搜刮下一只荷包,拎着上街买好吃的了。

    杜大人站在门口肉疼的嘱托了好几遍省着点花。

    图柏冲他笑道,“乖乖等着,图哥哥回来给你买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人模狗样拎着孙晓走了。

    望着他的身影,杜云对身后来人道,“现在这样不挺好的,什么也不记得,省了受相思苦。”

    师爷捧着卷宗面无表情飘过去了。

    杜云没等到回应,转身追过去,“快到年关了,这回我们热热闹闹过个年吧,好不容易换个新衙门,过年给添点活气。”

    抠抠唆唆喊道,“师爷,召集兄弟们兑钱买年货吧,我做大头啊。”

    和‘年’刚沾个边,整个洛安城就热闹起来了,集市上开始三三两两卖年货。

    约莫是图柏间歇性忘事的毛病久了,每次病发后都会极快的恢复过来,即便周遭是陌生的地方和不熟悉的人,不出半日也能混的很熟。

    面子上总是没心没肺的让人找不出破绽,胸腔里装的心几分酸几分楚他都不在乎了,谁还能看出来呢。

    图柏带着孙晓在从东市转到西市,然后走南市一路吃到了北市,直到把杜云荷包里的仨核桃俩枣败坏干净,才拎着篮子慢条斯理回去。

    杜云心心念念等了一天‘图哥哥给买的好吃的’,就等来了一篮子水灵灵的胡萝卜,当场没气歪鼻子,卸了凳子腿要抓这只兔子去做麻辣兔头,直到被图柏一只手按在桌子上半天起不来,才憋憋屈屈不敢打兔头的注意了。

    师爷坐在一旁安安静静写东西,等着他们三个闹腾完,神情冷淡的吹干手下的墨,把修葺衙门剩余的钱井井有条做了分配,大多数都充公用作置办年货,剩下那点被送进了洛安城衙门捉襟见肘的库存。

    杜云一分没贪到手,气愤道,“本大人的老婆本呢,好不容易存了点都叫你俩给吃光了,我不管,这钱给我再抠出来点,本大人还要存钱娶媳妇呢。”

    图柏一只脚踩在椅子上,凑过去看了看师爷写的账本,唔了声,“我也要。”

    杜云气道,“你要干嘛!”

    图柏瞥他一眼,理所应当道,“存老婆本。”

    他一说这话,杜云不吭声了,撇着唇哼唧半天,用目光在图柏浑身上下扫了几遍,不动声色的将怀疑咽进肚里,谨慎的试探道,“你这回犯病后,怎么一心一意想找媳妇了?以前要给你说媒,你都当放屁。”

    孙晓不敢掺与此事,悄悄躲到师爷身后,挡住自己满脸愧疚和心疼。

    图柏一屁股坐到椅子上,曲起一条腿,一条胳膊搭在膝盖上,坦然道,“我只是忽然觉得不找个媳妇来疼疼,对不起图哥哥这张俊脸。”

    杜云被他臭不要脸给酸了牙,暗中放了心,脸上一副呼之欲出的嫌弃,站在图柏身旁一阵‘啧啧’,被图柏塞进嘴里根胡萝卜,这才老实了。

    帝都王城,贪污案受审月余,共牵出三品上阶以上官员十之有七,下属官吏门生不计其数,皆处有刑,皇帝龙颜大怒,下令严加惩治贪污受贿、买卖官职,实行连坐制度,纠察朝廷纲纪。整个寒冬腊月,寄生在朝堂上的尸位素餐被连根拔起,贪官污吏抄家府,充国库,文武百官兢兢战战,唯恐触了皇帝逆鳞,遭受牵连。

    塞北的风雪吹遍整个大荆,将遥远疆域的消息也带进王城,凝重僵持的朝廷这才在天寒地冻中被冲开了点喜气,宁远将军带回凯旋的战旗,与大荆纠缠三年之久的后闽十三部落终于耗尽人力财力,败在荆军旗下,愿意归还义平坡一带纠纷争议的疆域,向大荆纳贡朝岁。

    皇帝终露笑颜,以大国之威要求后闽部落退守义平沿线三百里外,百年之内不得出兵滋扰犯事。

    后闽十三部落本是沙海游民聚集一起,这些年为占那点弹丸之地,已用尽兵甲。与狼夺食,早该做付出覆没倾盆的代价,部落之主闽单王心有反抗,无力回天,最终答应大荆要求,但提出后闽族人在义平与荆人联姻结亲,安家落户不在少数,短时间之内无法放弃子民撤离军队,愿使公主为质入荆,为筹,以示后闽臣服之心。

    战报携后闽王的亲笔信被呈上九龙案,同时而来的还有一副后闽部落公主的美人图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