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***,你来了!”气氛正好,忽然就听到那花姚锦的声音传来,瞬间就坏了眼前这和谐的氛围。

    “你个花妖精,能不能好好说话了?非要让我在江姨面前揍你你才舒服吗?”金三两顿时便怼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们俩个啊!从那么小开始,就一直这样吵个没完,你们不嫌累,我这耳朵可是受不了了。我看我啊,还是跟这两位漂亮的小仙女一道去赏赏花吃吃灵茶好了!”这中年美妇人便送开了金三两的手,走到了秦歌和夕阳梦沉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妙人。这一番话,可是瞬间就让人倍感亲切了啊!”秦歌对这位江姨,顿时便生出了很多好感来。

    “三两啊,快来跟我介绍介绍,这都是那来的两个小仙女啊?”这美妇仔细打量着秦歌和夕阳梦沉。

    “江姨,来,跟您介绍一下,这一位,是我在天渡山的同门,名叫秦歌。这一位,是皇朝的公主殿下,夕阳梦沉。”金三两赶忙介绍了起来:“公主殿下,秦歌,这位,便是江婉心,江姨。”

    “江姨好,冒昧前来,多有叨扰了,小小礼物不成敬意,祝您身体健康。长命百岁,容颜不老,青春永驻。”秦歌一边说着,一边从乾坤袋中,取出了那件碎玉乾坤镯。

    “哎呀,谢谢,你能来,我很开心,你是三两的朋友,那就也是我们家姚锦的朋友,还说什么叨扰啊!”江婉心笑着接过秦歌手中的玉镯,便又递给了那一直跟在她身边的婢女。

    目光从始至终没有特别留意那玉镯,而金三两他们也没有特别关注这件玉镯,秦歌这才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江姨,那我就祝您笑口常开,好彩自来,心想事成,万事如意!”夕阳梦沉在秦歌送完礼物后,便将那盆精灵花,从乾坤袋中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多谢公主殿下!”江婉心也笑着接过了这盆精灵花,而后也递给了那婢女。

    可是,她虽然笑着,但她的目光中,却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。似乎有一些疏离,但是又不想是单纯的疏离。

    这可没逃过秦歌和金三两的眼睛。顿时秦歌和金三两的心中,便各自将这点异样给记下了。

    花姚锦这才走到了进前,于是众人又是一阵闲聊。

    直到天色渐暮,一行人这才浩浩荡荡、吵吵闹闹的走回到了那院子中间。

    下人们快速的将桌椅安置整理了一下后,宾客这才纷纷落座。

    花姚锦见所有人都已坐定,于是飞身而起,落到了那已经腾空出来的戏台子上。

    “诸位!今日家母做寿,感谢诸位到场与我们一起庆贺,姚锦无以为报,便以鼓舞,一贺母亲生辰,二谢诸位宾朋!”花姚锦话音刚落,便听“咚,咚,咚”的三声巨响从那戏台子后面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坐之人中,顿时便有不少人,伸长了脖子,纷纷向那戏台子后面看了去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“轰”的一声,那戏台子后面的幕墙竟然直直的向后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顿时便见那湖面之上,七只大鼓浮与水面之上。

    花姚锦大呵一声:“献丑了。”而后运起灵力,汇集与足尖,用力一点地面,顿时便一跃而起。与此同时,他右手向着水面凌空一拍,一阵灵力波动冲出,瞬间便重重的拍到了水面上。一股大力顺着水面荡开,顿时便将这七只大鼓掀飞而起。

    花姚锦一脚踏在其中一只飞起的大鼓上,‘咚’的一声巨响,便传了开来。花姚锦借力打力,整个人凌空后翻,脚背刚好就踢在了这鼓的下面,便又是‘咚’的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这大鼓便又向着高空再次飞起了一丈左右。

    花姚锦横着身子凌空飞旋,双脚飞快的连连踢出,顿时,其它六只大鼓,也一一追着那一支鼓而飞起了一丈余。

    随着他不断的踢飞这七面大鼓,那‘咚咚’之声便渐渐连贯在了一起,隐隐合成了一段气势雄浑、刚劲有力的节奏。

    而更让人叹为观止的是,从他用灵力将这七只大鼓从水面上击飞而起后,他便再没有使用丝毫的灵力了,接来下的动作,完全都是借力打力。

    花姚锦的身影便这样在这七只大鼓间飞舞着,七只大鼓被他踢的时而飞起,时而似要落下,可到底还是没有落下来过。

    “这花姚锦,对力的掌控,简直可以说是出神入化了啊!”秦歌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!这一手借力使力,用的可真是妙啊!竟然通过这样的手段,将力不断的转移,以此来抵消掉重力,从而实现凌空而鼓。这可真的不简单了。”天禄也难得的感叹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!”“哎呀呀,太厉害了!”……

    花姚锦动作干净利落又行云流水,时而如狡兔出洞,时而若雨燕归巢,这一支鼓舞,被他跳的刚柔并济,顿时便赢得了阵阵喝彩声。

    在场的无论是修士还是凡人,都被他这一支鼓舞给惊艳到了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咚……”鼓声越来越密集,与此同时,花姚锦的动作则变得越来越快,七只大鼓忽高忽低,错落而起,此消彼长,此长彼消,这一支鼓舞,渐渐便到了"gao chao"之处。

    当七只大鼓忽的同时飞起时,花姚锦忽然飞跃而起,脚尖逐一的踏在了那鼓面之上,仿佛蜻蜓点水、又似步步高升,从那七面大鼓上,一一踏过。七面大鼓便一个接一个的落了下去,而后竟然一个叠一个的,垒成一串,直直的耸立在水面上。

    “好!”顿时,宾客们便发出了阵阵喝彩之声。

    当最后一只大鼓落下,花姚锦也紧跟其后,稳稳的站在了这七只大鼓的最顶端。

    “咚”的一声重音后,便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瞬间,热烈的鼓掌声,便如潮水一般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花姚锦忽然又一跺脚。顿时,七面大鼓的鼓身表面,便齐齐脱落了开来,几个大字顿时便显露在众人眼前:祝母亲福寿安康。

    一鼓一字,整整齐齐,从上而下,不差分毫。

    “好!”顿时,更强烈的喝彩声爆发了出来,在场气氛,瞬间便被掀上了"gao chao"。

    “哇!太厉害了!太有创意了!太棒了!”夕阳梦沉情不自禁的大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呀,这可真是不得了,公主殿下,您小声一点啊!您可是修士,是堂堂筑基期,怎么还吃这一套?这花妖精玩的这一手,你说咱们几个人里,又有谁做不到的?”金三两颇有些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